虽然瘦被政治赋予了道德的纯洁性,但